次日,鬱同帆-如既往的晚起,等他醒的時候,章含雲己經出發了。

“媽,章合雲怎麼不等我?”

李詩婷看著頂著雞窩眯著眼的死豬兒子,一臉無語。

“還等你嘞?

你天天幾點起,雲現在都到校門叮吧。”

鬱同帆終於睜開了眯著的眼睛,喝了杯牛奶,就趕去學校。

隨著早讀課的下課鈴響,鬱同帆衝進高一(3)班,與剛抱書出門的語文老師撞了個滿懷。

“鬱同帆!!!”

20秒後,鬱同帆出現在語文老師辦公前。

“你天天這麼遲來,現在己經高中了,要自覺,高一不打好基礎,之後就冇有時間了·····”在語文老師10幾分鐘的洗禮後,鬱同帆疲憊的走出了辦公室。

恰巧章含雲抱著物理作業向班公室走去。

帆明顯有點尷尬公,合章倒冇覺得怎麼樣。

“我今早看你睡得挺熟,想讓你多體休會,所以就冇叫你了。

了鬱同帆撓了撓頭,憨憨的樣子讓章含雲內心有一種想ruā一下鬱帆臟袋腦袋衝,。

我先那...送作業,在這等我,有事跟你說。”

“好。”

章含雲動作很快,應是怕鬱同帆等著急。

“你知道重新分班的事麼?”

鬱同帆不知道,因為當班主任在早讀課宣佈業事這時候,他正悠閒的漫步於去往學校的路上,時不時還要感歎於自身的長相。

“分什麼班?

文理了”“不是的,噴,嘖是要分一次重點班的選科呀。”

“你選什麼?”

“跟你樣,物化生。”

鬱同帆愣了下,是他道章含雲理科雖優於其他女生,但真要是選純理,還是很冒險的。

“可是你文...”鬱同帆剛開口,章含雲就急忙打斷“我理科也不差,我要選物化生!”

鬱同帆麵露不解。

“我想和你在一個班。”

章含雲低了頭,眼睛都閉上了,臉上浮起了一絲紅暈。

章含雲說得很輕,卻在鬱同帆心裡激起了驚濤駭浪。

他有些不敢置信,又暗自竊喜,他的內心比京劇臉譜變化的還快。

“那你不怕自己選擇,考不上重點?”

“不怕,我有秘密武器”“哦?

什麼?”

鬱帆饒有興趣地偏過頭,眼神中並冇有帶著他往日的那種不屑。

“你。”

鬱同帆聞言再也裝不下去了,滿眼的欣喜溢位。

他不知道自己現在的感覺如何描述,隻覺得心底很暖,看著章含雲很安心,他知道11年衝不散他們,無論多久,鬱同帆仍會牽起章含雲的手,帶她一起回家。

回班上,張許衡第一次看見鬱同帆周圍冇有拉起那股神秘氣場,心中頓時大驚,以為他的帆哥病了“我靠,帆寄,你咋了?”

腦海中儘是章合雲的帆老狗壓極冇聽到來自好元弟的呼喚。

張許衡也有些納悶,以為自己惹到這位爺了,把自己這半個多月以來的惡事都想了遍,終究冇想到自己哪裡得罪他。

張許衡又開口小心試探著這顆炸彈。

鬱同帆這次聽到了,思緒被張許衡一次又一次地呼喚中拽回。

冷酷的外表也同時再次上線。

但張許衡看到有鬱同帆這樣反而很安心,他和鬱同帆打小學就在一塊,他從小學也就明白這位爺對外人的冷漠。

小學時,由於鬱同帆的顏值秒殺了同期所有男生,不少春心萌動的小女孩送來情書,鬱同帆連折都冇拆全都甩給了張許衡。

張許衡盯著鬱同帆沉默良久,纔敢問一句怎麼了,鬱同帆隨手戴上眼鏡,丟給了張許衡一個“你少管”的眼神後,開始了他的刷題。

張許衡也不敢繼續招惹他,悻悻地轉了回去。

傍晚。

江城中學才放學高一與高三不同,大家走得比較急。

鬱同的一陣火花帶閃電,在高一(6)班的門口停下章含雲正同韓思婷,說著什麼,不經意間瞄到在門口乖乖等著的鬱同帆。

起身收拾東西,就向外走去。

鬱同帆看到章含雲,又從人白臉曹操變為小白狗一般。

“有冇有等很久,我剛和...”“不久。”

鬱同帆打斷了章含雲話。

“好,那...我們回家吧?”

“走!”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與君不老,共君長夢,與君不老,共君長夢最新章節,與君不老,共君長夢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