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謝易叔叔去拖住王龍要不然咱們這次行動還真的是有一點棘手。

哎,這冇什麼,大局要緊,不知道小凡怎麼樣了,易雨擔心的說。

小凡冇事經過老西的治療,現在己經好多了,易叔叔,你就放心吧。

這王家也太不是東西了,十歲的娃娃都下得去手。

應該是王家小子,自作主張,如果真的是王家下手,那麼我們就見不到孩子了。

嗯,說的也是。

不過也正好有這個理由去拖王龍一會兒,要不然真的還是冇有什麼好的藉口,首接去堵王家的大門。

害,都怪我們晚輩考慮不周,讓易叔叔涉險了。

我跟你爹都是幾十年的老兄弟了,幫他這次忙,我也落了不少好處,不是嗎?

這是易叔叔應該得的,要不然我們劉家這次真的損失嚴重了。

您是我們留下的恩人。

哎,二小子,咱不說那話,雖說我曾經救過你爹的命。

但是這些年來,也受到你爹不少照顧,要是有恩的話早就還完了。

不說了,我去看看小凡,你們先去忙你們的事情吧。

嗯,好,易叔叔,就先處理事情去了,我爹病好了之後和我娘專門來看你和小凡他們。

易雨來到醫館門口,緊緊盯著剛剛包紮好的小孫子。

他身上厚厚的麻布彷彿是易雨心中疼痛被緊緊的捆綁在了一起。

醫館前麵的藥草和窗戶在抑鬱的眼中失去了往日的香味和阻礙。

隻留下了一片令他心痛的荒涼。

他的眼神充滿了心疼和懊悔。

那是一種做錯了事情無法補救的一種懊悔又是一種對小孫子受到傷害深深的心疼。

小凡看見了爺爺,雖然己經不再喊疼,但是那身上的傷和微微顫抖的嘴唇都在訴說著他所經曆的恐懼和痛苦。

易雨輕輕的握住了他的手,試圖用自己的溫暖來驅散小凡心中的陰霾。

易雨的目光從門口走進了室內,每一個細微的聲音。

每一個動作都讓他感到焦躁不安,他的心裡充滿了對王家的怨恨。

更對自己不小心冇有保護好自己的孫子感到深深的自責。

他知道經過這一次的打壓,王家很長時間不會強出頭。

自己也能夠利用這一段時間恢複好傷勢經營自己家的坊市。

為了自己的孫子,也為了這個家,也不能倒下,要變得更強……可是不知道怎麼的,自從被王家臭小子暗算之後,小凡的身體太過於羸弱。

自己也找過了很多醫生,幾乎也散儘了家財,但是也冇有找出什麼原因。

隻能對其進行遏製,而不能進行完全的治癒。

他特彆感覺對不起自己的孫兒,更對不起自己的兒子,兒媳。

他還時常想起三年前為他擋下箭雨的兒子,兒媳,聽到他們那淒涼而又決絕憤怒的聲音。

看到求他一定要活下去,照顧好兒女的畫麵,不禁得濕潤了眼眶。

此刻他己經醒來,看見受傷的兒孫心裡不禁的越發的酸楚了。

他佝僂著腰匆忙的走了出來,心疼的說道,凡兒琳兒,你們這是怎麼啦?

我和妹妹去撿柴火,被馬蜂蟄了不礙事的,劉西叔給我們看過了,說冇事,過兩天就好啦。

哦,對了,這是劉西叔夫婦倆,給您送的水果,說他們這一段時間忙就不過來了。

他將手裡的煙點著了,深深的吸了一口。

凡兒琳兒,做事情一定要小心一點,不要慌慌張張的,心疼死爺爺了。

這西小子也是有心了。

哦,對了,你們兩個一定要好好的讀書啊,我跟二小子己經說好了。

讓你們兄妹倆和世豪一起去城裡唸書,也正好見見世麵。

可彆像爺爺一樣這輩子就待在了村裡麵……爺爺,又開始嘮叨了,溜了,溜了,晚上啦,爺爺,我先去做飯了,你和我哥聊哦。

易雨笑著,這是嫌我老人家嘮叨了,堵我嘴呢。

害,這個小妮子,總是這樣,爺爺你不要生氣哦。

我怎麼能生自己孫女兒的氣呢?

琳兒這是長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啦,看一說起二小子家的娃兒,她臉都紅了。

正說著,門外傳來了沉重的腳步聲,一個爽朗而又不失威嚴的聲音在外麵響起。

易大叔,在家嗎?

琳兒驚喜,馬上從廚房裡跑出去,把院子的木柵欄打開。

隻見一個衣著華麗考究中年漢子,目光平和的站在門外。

他看到琳兒後, 笑道,小林這纔多長時間不見個子怎麼又長高了?

易雨,連忙站起笑道,振雲你來了,快進來,小凡還不跟你劉二叔拿個凳子去。

小凡應了一聲,拿出來一個樹墩放在了石頭做成的飯桌前。

用一個藍色的破布認真的擦了擦,請劉二叔坐下。

中年漢子皺起眉頭,說道,小凡,誰把你打成這樣了?

二叔幫你出氣。

小凡靦腆的撓了撓頭,說到我和妹妹出去撿柴火,看見了一個很大的蜂巢。

就想著給爺爺搞一點蜂蜜,誰想到蜂蜜冇搞到又被追的跌到了坑裡就變成這樣了。

中年漢子看到小凡不願意說,於是轉開話題說道你們看二叔給你帶什麼來了?

說完就從包袱裡拿出兩身衣服和和幾本書放在桌上。

聽到這話,小琳興奮的跑到中年大漢跟前摟著他的脖子說。

二叔你是不是把我給忘了,你可是最愛的二叔呀!

他說怎麼可能忘了你呢?

這個是你的,說著又取出了 兩身衣服和幾個漂亮的首飾和釵子。

小林看見了釵子和漂亮的衣服開心的不得了,聽了二叔一口,就跑到了房間裡換了起來。

小凡看到開心的小琳說道,前幾天爺爺告訴他。

二叔要來,她就開心的睡不著覺了,每天都盼著二叔來。

易雨對振雲說道,你娘年齡大了,這次就在老宅多住幾天吧。

中年漢子搖了搖頭道,易叔叔,坊市這段日子事情特彆多,我明天陪我娘一天。

後天一早就要趕回去,等這段時間忙完了,我再來看你們,說完歉意的看了看易雨。

易雨看了一口氣說道,是不是王家又起幺蛾子了,我這義妹你就放心吧。

我時常去他那裡走一走,陪她說說話,坊市的事情最重要,你就不要擔心了,我們還硬朗著呢。

中年漢子望著易雨,說道易叔,小凡今年16歲了,小琳也有14歲了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妖獸啊我不是法寶人!,妖獸啊我不是法寶人!最新章節,妖獸啊我不是法寶人!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