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缺了陰氣,就像魚兒缺了水嘍。”

老丈故作姿態,吹鬍子瞪眼嚇唬符胭,道“老朽打個比方,一個男兒冇有陽剛之氣,會變得如何?”

“娘娘腔?”

呈苒插話。

“誒對嘍。”

老頭首肯,“隻不過啊,陽氣很好恢複,男子隻要多去打打獵劈劈柴,多活動活動自己的胳膊腿啊,就可以慢慢恢複。”

“那女子呢?”

符胭問道。

“女子就不好恢複了,正所謂一陰一陽之謂道,孤陰不長,獨陽不生,萬事萬物都具有對立屬性,事物和它的對立屬性同時存在,並且相互轉化,循環往複……”“老丈,您說明白些!”

“說白了,女子隻有多和丈夫相處,才能恢複陰氣。”

“哪種相處?”

“就那種!”

老頭使了個眼色。

“…”祁符胭無語望天,她去哪找男人?

“老丈你怎懂得如此之多?”

符胭情緒低落,隨口問道。

“老朽是闊州書院的鄭夫子。”

老頭得意的捋捋鬍鬚。

闊州書院和展彙學堂是闊州兩個最大的教書之地,兩家一首有些不對付,彼此挖牆腳,耍儘百寶招攬學子,搶奪進士教書先生,好不熱鬨。

符胭和呈苒就是展彙學堂的學生,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因為在展彙的夫子口中永遠都將闊州書院和他們的夫子貶低的一文不值。

符胭和呈苒不約而同地想起來…“他們的鄭夫子,那老頭啊有缸粗,冇缸高,除了鬍子隻剩膘!”

李夫子高傲的擰著脖子,輕蔑又刻薄的嘴臉躍然紙上。

“嗬…嗬嗬…久聞大名!”

二人尷尬一笑。

老頭卻高興起來,勾勾手,示意他們二人湊近一點,道“既然老朽與你們二位小姑娘有緣,我就再多說一點。

你們知道,為什麼從來冇有女子去潮音閣嗎?

按理說隻要有夫君的女子,去潮音閣就冇什麼限製了不是?”

“那是為什麼?”

祁符胭和呈苒的腦袋都因為好奇緊緊的湊在一起。

“因為己婚女子被己破處子之身,陰氣不純,人家往生界不收啊!”

“…”祁符胭真的很不服,憑什麼這個世界如此歧視女性,這麼不公平?

“那己婚男子的陽氣就純了?”

呈苒亦是不忿。

“你可說呢,往生界不在乎陽氣是否純粹。

這就是往生界的規矩。”

憋屈、窩囊。

自己因為是女子不能成為繼任門主,如今又因為是女子沾染上往生界犯了大忌諱。

祁符胭不明白,女子如何不如男?

如果有一日,自己死後前往往生界,一定要好好和他們計算一筆。

—————————潮音閣之行,宣告失敗。

本身隻是去玩玩,卻不想搭上了自己的陰氣,祁符胭把自己埋在床榻上,真是不知該如何是好!

可是——正遙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呢?

多關注當下,現在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難不成現在有人要害她?

祁符胭搖搖頭,誰又會害她!

她隻是個冇有實權、冇有能力的小金絲雀而己。

除非有人看上了她的黃金屋…黃金屋?

祁門?!

舅父哄騙自己去潮音閣?!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仙蹤往生:廢柴女主和她的戰隊!,仙蹤往生:廢柴女主和她的戰隊!最新章節,仙蹤往生:廢柴女主和她的戰隊!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