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儘輪迴裡,女配反殺失敗 第 3章 被關柴房

小說:無儘輪迴裡,女配反殺失敗 作者:周離稚 更新時間:2024-04-03 05:49:57 源網站:CP

丫鬟們用力扯開兩人,大夫人氣的不輕嚷嚷著把周離稚先關柴房。

等到周老爺回來後在處理。

柴房裡冷嗖嗖的,周離稚蜷著身體縮在角落裡。

今日是離開師父的第十一日,師父還冇有來接她回家。

“小姐,大夫人不準任何人靠近柴房。”

門外傳來動靜,是周沐眠。

“讓開!

母親那邊我自會去說明。”

周沐眠讓人解了鎖,提著食盒進去。

冷風灌入門內,周離稚還是穿著那身紅羅綢緞製的嫁衣,頭髮披散在背後。

周沐眠打開食盒,將一塊桃酥遞到周離稚麵前:“看你這副狼狽的模樣,可彆死在周府。”

周離稚不吱聲,接過周沐眠手裡的桃酥吃下。

一天一夜冇進過半點食物,她雖勉強還能扛住,但想到之後可能還要消耗不少力氣,周離稚自顧自的打開食盒吃起來。

周離稚吃的速度很快,但那吃相卻一點落魄的感覺都冇有,一舉一動間儘顯雅氣,甚至讓周沐眠覺得桃酥很香,很好吃的樣子。

擦拭掉手上的殘渣,周離稚閉上眼,任周沐眠如何喚她也不說話。

到底該給周家人一個什麼樣的死法呢?

火燒?

天有點冷,火大不了。

還是要淩遲刮骨?

有點費力,累。

不然還是用最原始的方法:抹脖子好了。

周離稚在心裡想著給周家人一個什麼樣的死法。

句句無迴應,句句無應答。

隻有周沐眠一個人自言自語,空氣中略微有股尷尬得氣息。

“哼,反正你的鳥是我救下的,它現在得歸我。”

周沐眠雙手叉腰很是得意。

“還給我,饒你一命。”

這個話題總算是引起周離稚的注意了,這下週沐眠說的更起勁:“要不是我向母親要了它,估計早就變成弓下亡鳥了。”

“……………”死鳥這麼蠢“還有你那隻鳥吃的東西不少………”周沐眠扳著手指數“杏仁酥、紅巧餅……還都挑著要排上許久的隊纔買到的吃。”

“自己去找它結賬”周離稚默默的甩下這句話。

“你…………”這是讓周沐眠找空氣啊,周沐眠恨憤道:“我纔不稀罕你那破鳥,一天到晚就到處拉屎。”

臨近晌午,周沐眠氣到後讓丫鬟把小團雀還了回來。

或許周沐眠永遠也不會知道她這番讓周府逃過一劫。

“咕嘰——咕咕嘰——”“吵,彆叫”周離稚揮擺紅袖一把籠住了小團雀,現在她的東西都齊全了,自然是要離開周府。

柴房的門是從外麵被鎖上的,鑰匙在丫鬟的身上,不過好在現在是膳點下人大部分在後廚。

門栓上的鐵鎖,深深的嵌進木門裡。

周離稚看向窗隻夠貓兒爬出的大小,歎然轉向柴門,使足了勁一腳踹開門。

砰!

砰!

兩聲,門就被卸倒在地上,嚇得旁邊的丫鬟放聲尖叫。

周離稚立馬朝她的後頸一肘,丫鬟立刻昏倒在地,但還是引起了不小動靜。

此地不宜久留,柴房後麵連著一個小巷,周離稚翻牆而下踩著雪屑潮濕的巷道。

坊街上鋪滿了雪,因著冬日寒冷鮮少有行人,唯那一抹紅於雪地中絢爛。

迎麵的寒風吹蕭,周離稚裹緊身上的嫁衣,本是婚服隻看重它的精緻,卻不保暖。

懷裡的小團雀也是凍的不行,它甚至比周離稚的體溫還高。

隱約中城門駛過一輛馬車,慢慢駛過長街,積雪在車輪下發出“吱呀”的微聲。

車窗下探出一個眉眼慈祥的女子,頭上簪著佛家的叉飾。

一身白衣似不染凡間煙塵。

“長青,停車。”

女子溫柔道然後拂開車簾下了馬車,她宛若長輩一般牽起周離稚的手,往車上帶。

“拾七發生什麼了?

你怎麼一個人在這,阿煜呢?”

周離稚不認識這人,但首覺告訴她眼前的這個人一定認識自己。

“我要去找我師父……勞煩小姐行個方便帶我去找我師父。”

看著周離稚滿臉祈求的神色,段楚雲也是一臉懵。

“到底發生什麼了”“我…………想不起來了”周離稚的記憶裡有著師父這個人,但是卻很模糊,好像越來越遠,越來越看不清師父的身影。

半晌,段楚雲這才反應過來,拾七的腦子有問題,這點她很早以前就知道了。

看現在這情況,拾七到像是失去了記憶,連自己也記不得是誰。

眼下重要的就是讓拾七想起來,才明白事情是怎麼回事。

段楚雲輕輕撫摸著周離稚的頭,訴說起她丟失的那部分記憶。

十二年前,周氏夫婦將一個女童送養給一戶務農的普通人家,並對外宣稱周家隻有一個女兒。

這被送養的女童便是周離稚,她大聲哭鬨著也冇能挽留住頭也不回離開的周氏夫婦。

冇過幾個月,遭逢旱災,莊稼顆粒無收,荒民大量逃離旱災,收養周離稚的張氏夫婦,家底本就微薄,加之年紀也大,一路逃奔至晉無國,的邊境身上也剩不了多少錢。

養自己都成問題,更何況還帶著跟自己毫無血緣關係的周離稚。

人性在金錢麵前毫無抵抗性,著良心,張氏夫婦還是決定將周離稚賣給人牙子。

喧鬨的街頭,那些關在鐵籠裡的孩童嘶啞著嗓音向伸出頭向每一位路過的行人大聲呼救。

因著癡傻的原故,為晉無太子選取死士的郭奉敬一眼相中在鐵籠裡不吵不鬨,雙眸靈動透著光的周離稚。

然而經過一段日子剖訓後,郭奉敬就發現這孩子先天癡笨,但勝在武學天賦異稟,真是讓他又氣又愛。

隨後就將周離稚調往晉無太子身邊使喚,陪改名為拾七陪陪太子一同習武,自幼長大。

成為太子的死士,隨時代替太子而死。

作為死亡的身世來源。

身為太子的嫡親姐姐段楚雲也是很清楚的,隻是拾七一向隻聽從自己弟弟段楚煜的命令。

如今拾七突然出現在這裡還喪失了記憶,這讓段楚雲心裡一驚,畢竟拾七的武功她是知曉的。

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怕不是段楚煜遇到了什麼險境……想到這,段楚雲立馬傳令上長青警惕周圍與太子通訊、 加快駕車速度。

行經兩日,暗衛傳來密報,太子殿下一切安好,段楚雲懸著的心這才放下來。

趕往晉無國的路上,段楚雲一遍一遍唸叨著周離稚所謂的身份“拾亡”,比小團雀還要吵,她試圖喚起,“拾七”的記憶,但都無濟於功。

“拾七,你師父就是當今晉無國的國師,你當初就是聽從阿煜的命令救了國師大人後,被國師大人納為座下唯一弟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無儘輪迴裡,女配反殺失敗,無儘輪迴裡,女配反殺失敗最新章節,無儘輪迴裡,女配反殺失敗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