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以寧身體前傾,往前湊了湊。

兩團飽滿的雪球,輕輕地抵在了餐桌上。

“我雖然冇談過戀愛,但憑我看言情小說和戀愛劇的經驗,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要想快速走出失戀的痛苦,第一件事就是讓自己忙起來。”

陳凡大口地吃著軟糯鮮香的紅燒肉。

他抬了抬眼皮,冷淡道:“忙起來?

怎麼忙起來?

我己經冇有奮鬥的動力了,而且現在這個社會,很多東西不是靠奮鬥就能擁有的。”

唐以寧搖了搖頭。

“我的意思,不是讓你去奮鬥,而是隨便找一件事情來做,不要讓自己總是沉浸在失戀的痛苦中。”

“比如呢?”

“做飯啊,你想不想跟我學做飯?”

“不想。”

“那……整理房間呢?

你想不想把家裡整理得煥然一新?

你看你今天把家裡弄得亂糟糟的,像個豬窩。”

“冇興趣。”

“那你現在對什麼最感興趣?

你平時有什麼興趣愛好?”

“我現在的內心就像一潭死水,對任何事情都提不起興趣。”

聽到陳凡這麼說。

唐以寧輕歎了一口氣,垂下眼簾,嘟起小嘴,不知道在想什麼。

陳凡鼓著腮幫子瞥了唐以寧一眼,繼續埋頭乾飯。

好一會兒。

陳凡終於放下碗筷,心滿意足地打了個飽嗝。

俗話說,吃人嘴軟拿人手短。

陳凡不想白吃唐以寧做的飯。

他清了清嗓子,認真道:“要不這樣吧,我幫你做點什麼。

你想想,我有什麼能為你做的?

既能幫到你,又能讓我自己忙起來。”

唐以寧聳了聳秀氣的小鼻子。

她美眸微眯,單手托腮道:“嗯……生活上,我能把自己照顧得很好,不用你幫忙。

工作上,我學的是廣播電視新聞專業,你更幫不上忙了。”

唐以寧話音剛落。

陳凡突然想到什麼似的,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有了,我知道能幫你什麼了!”

唐以寧挑起美眸,疑惑道:“什麼啊?”

陳凡倚靠在餐椅上,上下打量著唐以寧。

“感情方麵啊!

你的人生不能隻有工作和生活吧?

你才22歲,大好的青春年華,怎麼能不談戀愛呢?”

唐以寧抿了抿唇,白了陳凡一眼。

“我……我本來就不想談戀愛,現在看到你跟我姐分手了,我就更不相信愛情了。”

陳凡搖了搖頭。

“彆人感情失敗,跟你沒關係,你總要體驗一次吧?

愛情最重要的不是結果,而是過程,戀愛的過程纔是最甜蜜的。”

“我……我不想,你不要說啦!”

“之前林雨微跟我說過你的事,她說你有一個喜歡了很多年的男孩,是你的高中同學,你們還是同桌。”

陳凡說完。

一抹紅暈,迅速地爬上了唐以寧的俏臉。

她咬了咬粉嫩的櫻唇,又氣又惱的看著陳凡。

“陳凡,你,你們怎麼能背後議論我的私密事呢?

真是太過分了,哼!”

看著唐以寧小臉通紅,氣鼓鼓的模樣。

陳凡聳了聳肩,邪氣一笑。

“哎呦,姑奶奶,至於這麼生氣嗎?

你這個年紀的女孩,心裡有個喜歡的人太正常了好嗎?

要知道,現在這個社會,很多女孩十幾歲就跟男人上床了。”

唐以寧揉了揉有些發紅髮燙的臉頰。

思索片刻後。

她攥起粉拳,下決心道:“好吧,你打算怎麼幫我?

我可是有戀愛障礙綜合症的。”

陳凡擰起劍眉,滿臉問號。

“什麼鬼?

你對談戀愛有心理障礙?

為什麼啊?”

唐以寧秀眉微蹙,長而卷的睫毛微微忽閃著。

“從小到大,我爸媽對我太嚴格了。

上學的時候,他們堅決不允許我談戀愛。

初中的時候,班裡有幾個男生追我,被我爸媽發現了,他們,他們竟然……”“你爸媽……怎麼你了?”

“他們大發雷霆,對我進行了一晚上的羞辱式教育,還把我留的齊腰長髮給剪了,剪成了假小子似的短髮。”

陳凡聞言倒吸了一口涼氣。

“確實過分了,有男生追你,又不是你的錯。

而且被人喜歡,也不是一件見不得人的事,很多家長都會談性色變,真是離譜!”

見唐以寧眼眶微紅,一言不發。

陳凡咬了咬後槽牙,繼續吐槽起來。

“操!

在早戀問題上,很多家長隻會人身攻擊,不停地羞辱打罵孩子。

實際上,他們隻是表麵上保守,私下裡比誰都開放,要不然我們國家也不能生出14億人口!”

陳凡的一番話。

得到了唐以寧的雙手讚同。

她擦了擦眼角的淚花,用力地點了點頭。

“可不是嘛,我就是在我爸媽的羞辱式教育下,產生了嚴重的心理陰影。

麵對喜歡的男孩,我隻會小心翼翼的暗戀,不敢對他表明心意。”

陳凡挑起劍眉,拍了拍胸口。

“沒關係,我教你,我好歹有過三次戀愛經驗,教你這個新手綽綽有餘。”

唐以寧美眸一亮,嗓音柔柔道:“好,有你幫我出主意,我就有信心拿下我喜歡的男神了。”

然而,話剛說完。

唐以寧忽然覺察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她眼珠微轉,伸手指著陳凡道:“等等,陳凡,你剛剛說你談過三次戀愛?

你之前不是一首說我姐是你的初戀嗎?!”

陳凡勾起嘴角,擠出一個尷尬的笑容。

“我那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讓林雨微跟我在一起時更安心。

行了,過去的事了,不提了不提了。”

唐以寧哼了一聲。

她揚起粉拳,對著陳凡做了一個警告的動作。

“你們男人啊,都壞得很。

不過話說回來,你既然己經談過三次戀愛了,那現在分手還有那種傷心欲絕的感覺嗎?

會不會有點麻木了?”

陳凡歎了口氣,臉色沉了下來。

“前兩次都在學生時期,是一種短暫又青澀的感情。

跟林雨微的不一樣,我對她傾注了全部心血,我無條件的愛她信任她,結果呢,她給了我致命一擊。”

說完。

陳凡自嘲式地冷笑了一聲。

唐以寧見狀連忙擺了擺手。

“好啦好啦,不提這個了。

說說我的事吧,你打算怎麼幫我?

我跟他現在隻是普通朋友?

我要怎麼做,才能跟他更進一步呢?”

陳凡抱起雙臂,深眸微眯。

上下打量著唐以寧。

穿著一身家居服的唐以寧,膚白勝雪,身姿曼妙,凹凸有致。

臉上雖不施粉黛,卻如清水出芙蓉般乾淨漂亮。

一頭栗棕色的長捲髮,自然地披垂在胸前。

兩團飽滿的雪球,在領口處形成了誘人的溝,彆有一種呼之慾出的美。

“喂,問你話呢,陳凡,你老盯著我看什麼?”

唐以寧蹙了蹙眉,歪頭看著陳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我跟你姐分手了,你還不搬走?,我跟你姐分手了,你還不搬走?最新章節,我跟你姐分手了,你還不搬走?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