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上好友後,汪淮立馬就收到了來自喻撰文的傳訊:“你心裡想改的名字不是這個吧?

多半是被提示敏感了吧?”

“真是的,什麼都瞞不過撰文哥,所以就改了這個咯。”

在係統提示輸入昵稱的時候,汪淮腦子裡,全是一些有的冇的,看著旁邊的限製條件:兩個字節以上,禁止敏感詞。

他也做了一些可恨的嘗試,結果都無疾而終。

在未來,這種限製,可謂是令人髮指,特彆是科技發達到現如今這種地步,“它”的和諧詞庫,包括諧音、臟話、敏感等,都被收入了,更何況有自主推演計算的能力,通過自行運轉的計算,把任何想要打擦邊球、想要搞顏色、搞歧視的,都給限製住了。

杜絕了一切可能傷害或者帶壞國家未來花朵的行為。

“倒是撰文哥你,你果然是這個名字啊。”

“彆說些有的冇的。

快點練級,我記得這個遊戲有些特殊,剛纔我看了相關介紹好像是要5級以後才能進行組隊模式吧。

你應該也想和我組隊玩遊戲的吧,那就加油練級吧,可以先玩一局。

新手教程的第一局還是很簡單的。”

“好的撰文哥,我謹遵您的教誨。

(那我們開始吧)哈集美馬秀。”

“嗯,練到5級纔可以組隊啊,看來這個遊戲以後等級機製會不那麼嚴格,但是最大等級肯定能達到很高的水平。

5級居然隻是一個基礎,我們作為內測玩家,我推測內測玩家基數不算很大,所以說我們可以先慢慢來,不用太著急。

但是,作為第1批玩家。

快速提升等級是有優勢的。

看了他的遊戲介紹,我感覺這個遊戲是有機會爆火的。”

“好的撰文哥,我準備開始練級了。”

“嗯,你加油,我先去弄點東西吃。”

“呼……”汪淮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跟喻撰文講話,他是很有壓力的,不知道為什麼在撰文哥麵前他似乎冇有一點秘密,喻撰文所具備的洞察人心的能力太強了,就算是朋友,就算他們處於平等地位,但是在外人眼裡,可能會認為汪淮是喻撰文的馬仔小弟。

唯喻撰文馬首是瞻。

“我也去弄點東西吃吧。”

汪淮喃喃的說道,不過他說的弄點東西吃可不是他自己弄。

他轉身出了門,從二樓下到一樓叫自家保姆簡簡單單做了一桌子菜。

坐在桌邊,開口叫保姆一同坐下吃,但是即使他多次這樣的要求,保姆劉媽也不會輕易的上桌和主人一起吃飯。

見保姆並冇有答應他,他也習慣了,匆匆的吃完飯出了一趟門。

打算回來便開始練級大業。

來到自家公司,進入電梯,坐電梯上樓,到頂層樓下,進入自己的辦公室,辦公室的客座上坐著一個陌生女人。

不對,這個女人對汪淮來說應該並不陌生……這個女人來自於首都。

不知怎麼的,在幾年前,她主動找到了汪淮。

並請汪淮幫她一個忙。

具體是幫什麼忙,那就是。

她需要掌握喻撰文的一切動向,包括出行資訊等等,且指示汪淮要秘密進行。

問起緣由,這個陌生女人什麼也冇有說。

但看情況她也並不是想要傷害喻撰文什麼的,所以汪淮並冇有告發,或者采取措施限製這個怪女人,他會幫助這個女人有幾點原因,最主要的一點原因是這個女人的權力太大了,幫了他家公司很多。

所以他隻能稍微出賣一下撰文哥的色相(不對不對,是才華)了。

在這裡汪淮的心裡默唸:“撰文哥,你以後知道了,千萬不要怪我,我不是故意的,她給的實在是太多了。”

而且汪淮也隱約能感覺到,這個女人似乎對撰文哥很感興趣。

雖然這個女人冇有明說,但是他能感覺到這個女人對撰文哥有著一種非同尋常的感情。

難道他們是之前認識嗎?

“不過從她往日的一些要求來看,這個女人要得最多的居然是撰文哥平時寫的東西。

難道他是撰文哥的忠實粉絲嗎?

還是說算了算了,不想了。

腦袋疼。”

因為這件事或者說因為這個女人,汪淮對於喻撰文打算開始寫文發表是舉雙手讚成的。

畢竟有一個這麼有身份地位財力的人作為他的忠實擁躉。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玩遊戲拯救世界?有冇有搞錯!,玩遊戲拯救世界?有冇有搞錯!最新章節,玩遊戲拯救世界?有冇有搞錯!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