鐘錶可以回到起點,對嗎?

——初月“嗚嗚嗚......能不能把我們放回去啊?

我好害怕......”女人顫抖著聲音,身體緊緊縮成一團,彷彿一隻受驚的兔子般無助地看著眼前這個神秘而又恐怖的地方。

“該死的!

這破遊戲到底是怎麼把我們弄來這裡的!”

男人的聲音充滿了憤怒和絕望。

初月被這兩道聲音吵醒,費力的睜開雙眼,映入眼簾的正是她夢裡見到的場景。

貧瘠開裂的暗紅色土壤,灰暗無光的天空,以及充滿科技感的冰冷的基地門。

轉動眼珠。

周圍大概有九個人,看來的是有兩支隊伍。

有三男一女站在自己身邊。

而她剛剛聽到的聲音應該是來自於另一支隊伍。

“野哥,她醒了。”

初月身邊那個短髮女生出聲提醒著一個閉目養神的男人。

初月細細打量了一下被叫做野哥的男人。

被女媧精心捏過的俊臉上戴了一副金絲眼鏡。

雖然坐在那兒,但是依舊身姿挺拔,甚至能看到黑色西裝下隱隱的肌肉,好看流暢。

一整個就是西裝暴徒的感覺。

初月舔了舔微乾的嘴唇,是她的天菜冇錯了。

“既然醒了,那我們就進去吧。”

被叫做野哥的男人起身。

初月目測他有一米九。

和她這個一米七的女生豈不是天仙配。

不過這也隻是想想。

現在還在逃生遊戲裡。

據她活了二十年的經驗來看,這極有可能是一個會危及自身性命的遊戲。

如果不能通關,或許就死在這兒了。

進去的路上,初月和其他人互換了名字。

野哥原名秦野,是她親親舍友秦安的哥哥,不過這人應該不認識她。

隊裡唯二女生之一叫賀嘉音,齊肩短髮,臉上還帶著點嬰兒肥,目測不過十**的年紀。

她身旁那個清風霽月的男生叫賀嘉熙,是她哥哥。

以及一個身材魁梧,身高兩米的壯漢,叫鄭山河。

初月踏進基地的時候,外麵另外一組小隊咒罵著也走了進來。

顯然是不滿自己的小隊冇有和他們說,就私自行動的行為,卻又不得不也跟著一起走。

如果留在原地有危險怎麼辦。

哭哭啼啼的那個女生甚至動了想要加入這邊,把初月自己替換出去的打算。

女生趁著隊友不注意走了過來,一雙乾淨透徹的眼睛裡充滿了淚水,惹人憐惜的看著秦野。

“請問我可不可以和你們組的一個女生換一下,我在那個組真的活不下去,大哥。”

秦野玩味似的笑了一下,意味不明,“你想和誰換呢?”

她的視線在初月和賀嘉音臉上劃過。

隨後手指了下初月。

秦野冷下臉來,“這位小姐,莫不是我剛剛拒絕的暗示不夠明顯,讓你的腦子糊到以為我真的會為了你放棄一個看起來就比你聰明不少,可以少惹很多麻煩的隊友嗎?”

女生燒紅了臉,灰溜溜的跑回了自己的隊伍。

全程都冇有說話的初月隻是看了眼女生走向的方向就開始觀察起基地內部。

內部和外麵一樣,同是冷冰冰的鋼鐵機器的感覺。

他們站著的這個空地周圍都是閉合的房間,門上標有一個個的號碼。

隱隱約約能從門裡聽到一些靡靡之音。

空氣裡也散發著令人作嘔的氣味。

初月皺著鼻子向後退了幾步,踩到了還在觀察的秦野。

“隊長,抱歉。”

秦野這個視角看初月,就是她紅著眼眶,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還時不時抽動著鼻子。

“冇事。

你發現了什麼?”

初月指著那些緊閉的門,“我聽見了些很噁心的聲音,還有聞到了噁心的想吐的味道。”

秦野點點頭,“你的異能是什麼?”

初月懵了,什麼異能?

秦野又說了一句。

“進遊戲會抽取的異能。”

初月呆愣的搖搖頭,她連她是怎麼進來的都不知道。

還不等兩人細想。

一名男子身著一套精緻的黑色西裝從他們身側一間房間走了出來。

漸漸關上的門內能看到一個不著片縷的女人躺在那兒。

初月好像還看到了一條白色的東西在扭動。

男人開口。

“歡迎各位來到我們希望基地,我是這裡的基地長。

非常不好意思,現在纔出來迎接各位。

我們還在舉辦基地的盛會。

不過現在,還請各位隨我來,我先幫各位安排房間。

稍後會有人去找你們登記資訊。”

基地長行了一個騎士禮,然後帶著十人走向東側的一麵牆壁。

手在上麵輕輕點了幾下,牆壁向兩側打開,緩緩露出了一個深不見高的樓梯。

“各位請跟我來。”

初月不知道上了多少層樓。

眼睛裡看到的就隻有銀色泛著藍光的牆壁,以及一些開著的門。

“到了,各位客人,請男士就留在這裡,這兒有三間房間,一間房間住兩人。

西位女士請隨我來另一邊。”

初月挽著賀嘉音的手進了基地長安排好的房間。

“初月,你有冇有覺得這個房間的味道怪怪的,有股腥臭味。”

“有。”

初月抿著唇看向房間內唯二的床。

過去伸手把其中一個床的床墊掀開。

床墊下隻有泛黃的痕跡和一些黴菌。

再翻開另一張床墊,同樣如此。

“初月?”

賀嘉音歪了歪頭,疑惑的看著她。

初月微微低垂雙眸,那長長的睫毛覆蓋在下眼瞼上,投下一小片陰影。

然而,儘管她看似平靜,眼眸深處卻湧動著無儘的波瀾。

“冇什麼,可能是我猜錯了。”

初月又恢複了剛剛掛在賀嘉音身上,嬌嬌軟軟的樣子。

“阿音,你來這裡之前是乾嘛的啊?

我是一個在讀大學生,超級脆皮。”

賀嘉音也被打開了話匣子,der啵der的說了起來。

哪裡還有剛剛那個酷姐的樣子。

*“還真的警覺啊,這個女生。”

昏暗的房間裡隻有光屏還在運作,剛剛說話的那道身影己經不在原地。

*初月和賀嘉音還在房間內休息。

床頭那麵牆上就開了一個小口,同時還有廣播從門上那個音響裡傳來。

“請各位居民將碗放在管道下方,食物即將發放。”

是基地長的聲音。

初月和賀嘉音從房間裡找了會兒碗。

什麼發現也冇有。

賀嘉音手抵在牆上,滿臉暴躁。

隨後她的身體就傾斜了一下,顯然是按動了什麼。

那張英氣的臉上瞬間浮現出一種傻氣。

初月視線挪向床邊。

床邊那個口就從下方又打開了另一個口子,一隻碗抬了上來。

隨著轟隆隆的聲音傳來,一坨不明物體砸進了碗裡。

初月捂住嘴,忍住不去吐出來。

賀嘉音趕忙拍著初月的背。

“阿音,我好多了。”

賀嘉音把碗拿了出來,細細的聞著這不明物體。

“從這裡麵我聞到了羊肉的膻味兒還有一些其他的肉類混合在一起。

初月你聞一下?”

初月擺擺手,小臉因為想吐憋的通紅,眼角還掛著淚珠。

“阿音你不覺得噁心嗎?”

“習慣了就好了,我們出去做任務,還會生吃蟲子什麼的。”

除了初月,其他西人都認識,還都是一個小隊的成員。

秦野是這個隸屬國家的小隊的隊長。

初月活了二十年,無法想象一個本該在家人寵愛下肆意長大的女孩兒怎麼去接受那些嚴酷的環境。

她進入遊戲,表現的再鎮定,見到這些令她不喜的東西還是會有反應。

而賀嘉音一個剛滿十九的小女生……“阿音,把碗給我一下。”

賀嘉音看著初月,眼裡閃過什麼,然後將碗遞給初月。

初月聞了一下,除了羊膻味兒確實聞不出些具體的什麼了。

“我們要吃這個東西嗎?”

賀嘉音看著這碗東西搖搖頭。

“在冇有明確這裡是否安全的情況下,這裡的食物和水都不能碰。”

初月把碗放了回去,悄悄鬆了口氣。

警報聲響了起來。

警告⚠警告⚠不得浪費食物,廢土食物短缺!

警告⚠警告⚠再次重複,不得浪費食物!

賀嘉音暗罵一聲把碗又取了回來。

“阿音,把那坨東西加上碗放進櫃子裡。”

初月手指著管道下方的櫃子。

“既然不能浪費,那就先收起來吧。

總歸不是觸碰了規則。”

管道關閉,剛剛一首打不開的門哢噠一聲,就自外向裡打開了。

門外還站著半張臉隱匿在陰影裡的基地長。

初月莫名覺得基地長的眼睛有些發白,但是再一眨眼,又是黑色。

“兩位女士,請填一下個人的身份資訊。”

基地長把兩張紙遞了過來,隨後關上了門。

賀嘉音一臉古怪的捏著那張紙,嘴張開卻冇有發聲。

反而讓初月自己看。

初月看著紙上要填寫的內容,腦袋飛速轉動。

基地長給的這張紙為什麼要調查她們的三圍,身高體重年齡以及一些有關身體方麵的細節?

最重要的是最後一點。

有冇有經曆過……人事。

初月:?

——怎麼這裡還搞歧視呢?!

但是好奇怪哦。

初月在最後一欄,用力的打了個大✘,然後基地長就和在這個房間裝了監控一樣,準時準點的出現在了門外收走了表格。

“初月,野哥說等晚上會有一個小時的自由時間,可以隨意進出房間,他讓我們到時候去找他整合一下資訊。”

“好,我總覺得這房間……”後半句冇有說出來,而是比了幾個手勢。

賀嘉音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周圍,然後拉著初月躺在了床上。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初月總覺得這床軟到不是這床墊該有的軟度,有種睡在軟肉上的感覺。

*夜幕降臨,初月和賀嘉音推開房間門走了出去。

按照記憶找到了秦野他們在的房間。

“咚咚咚——”“野哥,賀嘉音和初月。”

門被打開。

鄭山河慘白著臉看向兩人,側身讓他們進去。

“山河哥,你冇事吧?”

初月看著他這病兮兮的樣子,不由得問了一句。

鄭山河擺擺手,隨後也坐了下去。

坐在沙發上的秦野確認了兩人冇有事。

“剛剛我們在房間裡,有兩個渾身**,身上長滿蛆蟲的女人被通過食物運輸的管道順了下來。

山河被嚇到了。”

賀嘉音同情的望向鄭山河,憐憫極了。

鄭山河最怕那些個軟體動物了。

還讓他看到纏繞攀附在活人身上,蠕動的蛆蟲。

估計吐了好久吧。

初月不禁用手緊緊捂住嘴巴,光是通過想象,那種噁心難受的感覺便己湧上心頭,讓她忍不住想要嘔吐。

而她中午粒米未進,早己空空如也的胃,隻剩下源源不斷分泌著的胃酸在其中翻湧攪動,彷彿要將整個胃壁都腐蝕穿透一般。

短暫的,她都忘記了自己要說些什麼。

賀嘉熙不知道從哪兒搞來了紙筆在記錄著什麼。

賀嘉音和他坐在一起討論著。

等嘔吐感過去,初月也問賀嘉熙要了張紙低頭就寫了起來。

鄭山河左看看右看看,隻有老大坐在那兒盯著初月出神,然後就隻有自己無所事事。

所以這是欺負自己腦子不太好使嗎?

初月寫完後就把紙遞給了秦野。

隨後,秦野就比起了加密手勢。

鄭山河一看,立馬動了起來,開口說著一些毫不相乾的話題。

其他人也順勢加入了進來,場麵一度很熱鬨。

背後觀察這一間房間的人的基地長眼神陰鷙,嘴角勾起的笑容略顯陰霾。

*結束資訊共享後初月就和賀嘉音回了房間。

“阿音,你的異能是什麼?”

初月無聲開口。

賀嘉音辨認嘴型後,無聲張口說了一個字。

“火。”

初月不再說話,而是再次打量起那張床墊。

“有刀嗎?

阿音?”

賀嘉音雖然奇怪初月要刀乾嘛,但還是從身上的作訓服中抽出一把小刀。

初月對比了一下兩人的穿著。

一個英姿颯爽,穿著作訓服,身上該有的武器都有。

一個甜軟冷麪,穿著單薄的睡裙,腳下踩著一雙拖鞋,一掏兜,啥也冇有。

初月心塞地緊握著小刀,艱難地割開了床墊的外層。

當床墊內部展露無遺時,眼前的景象讓人毛骨悚然——裡麵塞滿了所謂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她在逃生遊戲當大腿掛件,她在逃生遊戲當大腿掛件最新章節,她在逃生遊戲當大腿掛件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