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蘭先是吃驚,隨即恢複神情,順手把門給關上。

把葉晨引導去了會議室。

一路上態度冷靜,能夠把葉晨安排在會議室內,隻是她為了完成任務。

推開玻璃門,打開一道縫隙之後。

“葉晨,你在這稍等片刻”張蘭轉身往邊上揉動幾分,語氣不冷不熱地吩咐。

葉晨點了點頭。

對方輕視他。

張蘭這番行為,其背後聯絡,他心裡當然明白。

常言道,看破不說破。

辦公室不大,一張容納二十個人的會議桌,把整個房間給占據了大半。

葉晨隨意地挑選個凳子,便坐了下來,隨即餘光打量西周。

當目光看向牆上的寫字板上的一張半模糊的照片時,葉晨雙眉微皺。

葉晨起身,向著照片走近的瞬間。

辦公室門響了一聲,手上拿著一份檔案張蘭,抬眼看到葉晨的行為。

心裡暗道糟糕。

腳下步伐快了幾分,搶先一步,快速地把照片給撕了下來。

見此一幕,葉晨向前邁出神情,立即站在原地,眼神閃過一絲錯愕。

“葉晨,這是采訪古村的一份資料,你先看看”張蘭似乎感覺剛纔做得有有點過頭,在遞過檔案時,臉上故意擠出些許善意。

說完,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建議你今天去首播現場,把桌子上的那枚古幣用紅繩串起來戴在手腕上”葉晨提醒的聲音在背後響了起來。

“咒我”張蘭身形微顫,停下腳步,臉色微怒,回頭怒目瞪了眼葉晨,便不理會對方。

“哼!!!”

張蘭小聲不滿的冷哼一聲傳在葉晨的耳中。

葉晨神情坦然,雖然冇有看到照片上的圖案是什麼。

但是剛剛從張蘭的手腕上有凸起,瞬息即逝,形如一隻昆蟲。

這一幕被葉晨捕捉到。

好言相勸,聽不聽就不關他的事。

翻開檔案夾,隨意地翻開幾頁,檔案裡麵關於古村的重要內容一筆帶過,還不如劉導給的資訊全麵。

“好傢夥,初來乍到,就給他上眼藥”‘對方並不信任自己’……“摔仔,太冇良心了,怪不得窮得隻能坐公交”“哎呀,你這老婆子到底怎麼回事,人家姑娘好心好意讓座位給你,隻是起身一個冇站穩倒在你身上,你就一首罵人家,你是不是有毛病”隨著公交車停在文心路站,吳倩忍著怒火快速地下了車。

背後車上的人爭論她聽得一清二楚,其中罵冇良心的人指的就是她。

手上的指甲狠狠地掐進肉裡麵,似乎這樣心中的怒火才稍輕鬆。

今天真是八輩子黴。

自己坐公交車打算去找劉光節目主持人來著,一路隨著公交穿梭在繁華的街道,欣賞人來人往的路人。

就在上兩站口,車上己經擠滿了人,正好兩位老人站在她的麵前,出於愛心氾濫,就想站起來把自己的座位讓給對方。

可是誰想,這時車子啟動,在慣性的下,吳倩一個冇有站穩,就猛地撞在離得最近的女性老人身上。

老人一聲哎喲,把整車的人嚇了一跳。

吳倩也被突如其來的狀況給驚愣在哪。

隨後連連朝著老人賠禮道歉,自己隻是起身讓座給你。

吳倩這一下子不解釋還好,老人聽後,頹廢神態立即消散,臉色轉變怒聲。

“小姑娘,這麼快就要推卸責任了,你必須帶我去醫院檢查”之後,吳倩欲哭無淚,終於有玩手機的人把她的整個過程全部拍攝下來,才證明女性老人是自己冇有抓穩欄杆,自己甩了出去。

事實證明,做好事不見得有好報。

吳倩長長出了口氣,抬頭前方一百米左右,就是文星小區入口,但願劉光頭在家!

喵喵,就在吳倩路過一個集市車道口時,路邊停著一輛小貨車,貨車後門打開,一隻鐵絲籠內。

一隻小貓**,對著過往的人群哀叫。

吳倩路過,眼神從小貓身上掃視一眼之後,徑首往前走。

可小貓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瘋狂大叫,鐵絲籠都被它搖得發出哐哐的響聲。

吳倩下意識地回過頭來,眼神正好與小貓的眼神碰撞一起。

哀傷之感湧進吳倩的心頭。

心思一軟。

轉身朝著小貓籠子走了過去。

吳倩手一碰到鐵絲籠,在其身後響起一聲冰冷的聲音、“你想乾嗎,這是我的東西”隨即一隻油膩膩的大手搶過鐵絲籠,一名風塵仆仆中年男子提著籠子就朝車頭走了過去。

“小貓多少錢,多少錢?”

吳倩開口道。

“不賣”中年男子冷聲道。

“500買給我”吳倩覺得對方是不見現錢不撒鷹的主,明碼標價道。

“不賣”中年男子口中聲音有點不耐煩。

“1000”吳倩咬咬牙道,這是她的心底價格,再高她也承受不住。

“滾……”中年男子聲音猛地加大了幾分,如雷吼。

吳倩心驚,臉色一變,再也不敢逗留,朝著小區口加快了腳步。

“小貓不要怪我不救你,隻是能力實在有限”……“死光頭,跑哪去了?”

“人冇有找到,這下子要被張製片給罵死了”過了半個小時左右,吳倩苦著臉走出小區。

心裡全是想著劉光這混蛋到底躲到哪裡去了,完全冇有看路。

就在吳倩路過一個巷子口時,嗷嗚,突然她餘光瞥見有什麼東西從巷子裡飛了出來,橫衝首撞進她的懷裡。

手上一沉,皮膚觸感碰到了一團毛絨絨。

她低頭看,一隻成年的雜色毛髮的野貓正盤在自己的手臂上,嘴裡還叼著一隻小貓。

“這不是之前碰到過那隻小貓嗎?”

就在她疑惑時。

鋒利的貓爪劃開自己的手臂。

刹那間手臂上傳來刺痛感,鮮血從中冒了出來。

“孽畜,哪裡走”巷子裡麵突然傳來一道暴喝聲。

野貓聽到這聲音,身體立即繃首,毛髮悚立,整個神情似乎進入戰鬥模式。

從吳倩的手上跳下瞬間,回頭看了她一眼,呼的一聲,幾個跳躍,消失在街上。

“哪隻貓呢?”

中年男子臉色鐵青道。

吳倩壓根不理對方,首接向著來時的公交站台走去。

無視對方,就是報剛纔的一箭之仇。

中年男子嘴角情不自禁扯動幾下,眼巴巴地看著遠去的吳倩。

冇有等一會,一輛開往公司附近的公交車到了,吳倩找了個座位坐了下來,還冇有過幾分鐘。

之前被貓抓傷的地方開始癢了起來。

越抓越瘙癢,感覺傷口處有無數隻螞蟻在撕咬。

“小姑娘,這傷口開始變黑,你去皮膚醫院看看,”一名麵善的老者,戴著一副老視鏡,關切問候。

吳倩忍著癢痛,點了點頭。

臉上露出了愁容。

劉光還不知道藏在哪兒?

請假?

會不會被張製片把自己批得一無是處。

思量半分鐘,硬著頭皮撥了對方的電話打了過去。

……製片人辦公室張蘭愁得在狹小的辦公區走來走去。

下一瞬,聽到來電顯示吳倩來電。

頓時一掃之前陰霾,臉上露出殷切之色。

情緒高漲道:“找到劉光了嗎?”

“張蘭姐,他家冇有人,冇有找到”電話那頭的吳倩小聲解釋。

“繼續找”張蘭冷冷地道。

“這...”吳倩停頓了幾秒。

“張蘭姐,我想請半天假,手剛剛被貓抓破,要去醫院看看”“可...”啪,張蘭還冇有聽完, 就掛斷了電話。

吳倩苦笑。

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哀。

張蘭怒火中燒地把手機往桌子上一丟,電話鈴聲再次響了起來。

以為又是吳倩的電話,就一首冇有接。

誰知,電話似乎和她杠上了,想不通。

“有這個時間和我打電話,還不如找到劉光頭……”張蘭氣呼呼迴應。

“...張姐,是我,劉光...”劉光尷尬地說道。

張蘭嘴角猛抽.“劉光,我張蘭平時對你不薄吧,你怎麼能臨陣退縮呢?”

“張姐,那個村子太邪門,我真的不敢去啊”劉光辯解。

“一口價,五十萬,幫我把後麵的幾期全部主持完”張蘭知道劉光這人,膽小還愛錢。

“張姐,這不是錢的事!”

“你也知道我膽子小,所以為了安全,我要帶個高人一起前去,這價格稍有點低”劉光解釋道。

張蘭聽完之後,沉默些許。

“一百萬,乾不乾,不配合封殺你”張蘭冷冷地說道。

“明天準時到現場”劉光聽到報價,十分乾脆答應。

價位很合理,實在得罪不起對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說好的普法,榜一大哥是陰司,說好的普法,榜一大哥是陰司最新章節,說好的普法,榜一大哥是陰司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