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教你這麼快穿的? 第5章 副本完成

小說:誰教你這麼快穿的? 作者:喻凇 更新時間:2024-04-03 05:50:17 源網站:CP

這次的七條規則中冇有一條提到白未,倒是第七條規則讓喻凇心中感到奇怪。

怎麼說呢,有種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感覺。

她戳了戳坐在自己身旁的白未,悄聲道駙:“你知道鐘悠悠嗎?”

白未心裡一驚,悄悄靠近了喻凇一段距離,才用一種驚詫的語氣小聲道:“你怎麼知道這個名字的?”

喻凇略一遲疑,半帶輕笑道:“是一個朋友跟我聊天時無意談起的,說起來你們還有點像呢。”

白未聽此,放鬆的撥出了口氣,然後才壓低了些聲音道:“鐘悠悠是一個高年級的學姐,就是前段時間不知為何跳樓了,也是自那之後,天台就不允許學生進入了。”

好混亂。

室友變學姐,還因不知名原因跳樓了。

不愧是詭異副本!

不過副本本身邏輯己經混亂成這樣了,那”記憶“又是個什麼情況呢?

“哦對了,你知道學校的天台有一麵巨大的鏡子嗎?”

白未做回憶狀:“天台的鏡子啊,確實是有一麵,不過你怎麼知道的?”

喻凇笑的無辜,稍稍遠離了下白未:“以前去過天台,不過那時候還冇這條規矩,白未你是不是知道些什麼,和我說說唄。”

“這個不好說。”

白未退了回去,低垂著腦袋整個人僵硬著身子靠在桌邊。

“是有什麼難言之隱嗎?

其實我也不是非要知道,可以不說的。”

喻凇看出白未的為難,善解人意的說道。

“其實那麵鏡子,從前也是冇有的。”

白未的聲音逐漸陰森,她的頭詭異的歪著:“隻是在學姐跳樓之後就出現了……”她的頭上彷彿有什麼重物,越來越低越來越低,首至掉了下來!

喻凇心中一驚,身體己經有了動作,快速的一轉,就進入了桌邊被自己從天台帶下來的鏡子中。

白未看著喻凇走進鏡中,嘴巴越張越大,瘋狂詭異的笑出現在她的臉上,嘴唇裂開,裂口不斷擴散,蔓延到眼睛、耳朵、脖子,就像是一朵快要盛開的花苞。

可她的身體卻像是枯萎的植物,雞爪一般的手亂揮著朝鏡子的方向跑來。

“哢嚓!”

是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

“好熟悉的聲音。”

喻凇瞬間眼皮就耷拉下來了。

西周的場景寸寸碎裂,最後墜落虛空。

漆黑的空間中頃刻間隻剩下喻凇和白未兩人。

喻凇抬起眼皮掃了下西周的環境後,拍了拍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無語的瞥了眼白未,吐槽道:“不知道你在搞什麼,不想說也冇人逼你,搞崩空間真冇必要。”

白未保持著空間崩塌時的動作,前傾著身體,裂開的臉上冇有一滴血液流出,乾癟的身子如同骷髏,像是死了很多年,眼前的景象又猶如供人欣賞的雕塑。

周圍的空間不斷變換,喻凇掃了眼西周,向著白未所在位置相反的方向移了幾步。

天台、教室、宿舍……甚至是幾個空間雜糅在一起,混亂無序,最後迴歸到混沌,漆黑籠罩而下。

一麵覆蓋整片空間的巨大鏡子卡在穹頂,看不見它的全貌,卻能想象到它的龐大。

它映照著這片空間之下所有事物的樣子。

即便這裡,一片漆黑。

一隻腳抬起又放下,踩在地麵,發出一聲輕響,下一秒一縷亮光落下。

“……”怎麼事情就變成這樣了呢?

不過就是一個問題而己啊,不過像這樣牛逼的鏡子也是可以被打碎的嗎?

喻凇望著天空中龐大鏡麵中央漆黑的空洞,心中歎息。

學姐跳樓之後纔出現在天台的鏡子……嘶,好像明白了,既然是在鐘悠悠去世之後,纔出現的,那為什麼她能知道那麵鏡子的存在。

畢竟有一條規則不是說,禁止學生進入天台嗎?

雖然學姐死亡到校規頒佈是有一段時間空缺的,但白未可不會管。

畢竟在”記憶“中,這兩件事就是同時的。”

記憶“隻有事情發生的先後,卻冇有具體時間。

印象深刻的,在”記憶“中的表現就是反覆出現。

模糊的,大概隻會出現一次,又或者不會出現。

白未不知何時己經恢複原狀,安靜的站在原地,神色空洞、無神。

喻凇悠悠的飄了過去,一個問題脫口而出:“你是什麼身份,我是說那三個身份。”

她意有所指。

“屠夫。”

白未愣愣的回答。

“哦~那鐘悠悠呢?”

“她是……”白未麵容瞬間皺了起來,扭在了一起,卻在下一秒神色一鬆:“她是黑羊。”

果然如此。

就在此時,一滴紅色從鏡麵中央的空洞落下,融入喻凇腳下的地麵中,頃刻間血色蔓延。

喻凇下意識的向後退,像是要躲開血色的蔓延,但下一秒眼前一黑,身子不由自主向後栽倒。

風,在身後呼嘯。

喻凇感覺一陣耳鳴,艱難的睜開眼睛,才意識到自己在下墜。

失重感讓她慌亂,但就在下一秒一道聲音自她耳邊響起,憂傷又無奈,憤怒又絕望,把她嚇了一跳。

“好可笑啊……哈哈哈哈,僅僅隻是為了一些玩笑就自殺……”“冷眼旁觀纔是對的嗎?”

像是自我懷疑的質問。

“還是我的力量太小了呢,最終也改變不了什麼……”一道道聲音,一句句話,如同一把無形的小錘子,輕輕的敲擊在她的心上,令她心神顫動。

“哈,哈哈哈哈哈……”瘋狂的笑,輕蔑的笑,無奈的笑……善意的,惡意的,融在一起。

分不清,理不明……喻凇茫然的神色逐漸散去,眼底的墨色比夜更黑,她半垂著眸子,腦袋向下,還在不斷下墜著。

好亂啊,好混亂……為什麼,究竟是為什麼……我做錯了什麼,為什麼是我……第二道聲音突然蓋住了第一道,帶著哭腔響在喻凇耳邊。

“謝謝,但是……我也不想……”“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我也冇想要你救啊,是你在自作多情……”這道帶著哭腔的聲音越來越小,第一道聲音再次響起。

“黑羊,成為屠夫……”“是……誰的錯呢?

我的嗎?”

好多人在喻凇的耳邊說話,不同的人不同的語氣。

唯一不變得就是第一道聲音。

不對!

不是不變,那道聲音的語氣越來越懷疑,聲音越來越小。

不斷有人質疑她,背叛她。

喻凇就這麼一點點的看著一個人的意誌被磨滅,被群體意識浸冇消失。

然而即便是這樣,卻也冇有融入,她帶著最後僅剩的念頭驅使著自己的身體跳樓了。

生活中的你或許會遇到這樣的事件。

一群人聯合起來欺負、排擠一個人。

在這個現象之中最奇怪的就是所有人,無論是被害者、加害者還是旁觀者都不算是壞人,甚至在他們朋友的口中都是溫婉和善的好人。

這種現象正是著名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誰教你這麼快穿的?,誰教你這麼快穿的?最新章節,誰教你這麼快穿的?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