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若是悶了,回頭爺陪你帶上人,上街玩玩也成。”四爺歎氣。

耿氏,性子太活潑了些。

這一路,怕是悶壞了。

再不安排她出去,隻怕她都敢上樹掏鳥窩。

“爺,你不忙了?”耿新月心想,嘴上說得好,悶了就能出去玩,他回頭人影都不見。

“不忙了,閒得很。”四爺淡淡的,聲音裡隱隱有些惆悵。

“挺好的。”耿新月輕聲安慰。

“哪裡好?”四爺突然轉身,耿新月躲閃不及,一頭紮進四爺懷裡。

準確地說,是用腦袋撞了四爺的胸口。

她的個子有限。

“從我入府,爺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多久冇有休息了。好容易有了假期可以休息,這邊的景色又正好,不是好事麼?”耿新月吃痛,揉了揉泛紅的額頭。

“你啊。爺這時候休息,可算不上好事。”四爺拉了耿新月一把,讓她跟自己並排走,省得她不看路又撞上。

“爺,再好的身體,也是要保養的。天天連軸轉,損耗太大了。”耿新月快走兩步,轉過身,眼巴巴道“左右,事已至此了。再愁也不能改變什麼。不如改變自己的心態,把南巡當成遊玩,心情就好多了。”

四爺回想,究竟多久冇有休息遊玩過了?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自己的心裡,隻有公務了?

從自己立府辦差?不,還要更早。

從自己意識到自己是皇子,意識到自己的行為舉動,會影響到很多無辜的人。

他就不敢再懈怠一日。

“所以,哪裡好?”四爺挑眉,明知故問。

“哪裡都好。爺能帶我上街,是最好。”耿新月在前麵蹦躂得歡快。

能不高興麼,自從來了府上,大門不出二門不邁。

彆說上街了,讓山桃出來一趟,她們都費了老大的勁。

四爺搖頭,耿氏,有時候說出的話,還挺有道理的。

但是,隻是極少數時候。其餘的時間,她都在研究著怎麼玩,怎麼吃。

“爺,你今兒有口福了。剛剛我抓的魚,再加上當地的酒,咱們晚上吃好喝好。”耿新月覺著,四爺的性子太板正了些。

一天天的皺著眉黑著臉,知道的是他向來如此,習慣了。

不知道的,都以為誰欠了他多少錢冇還似的。

“當地的酒?”四爺下意識想起耿新月在宿雲軒小廚房裡放的那幾罈子,甚至想象不出耿新月得喝多少。

“爺,你這眼神……我隻是小酌。”耿新月揹著四爺偷偷翻了個白眼,自己小菜雞,還歧視人家能喝的。

認識耿新月之前,四爺對吃上真是絲毫冇有追求。

按照規矩,膳房做些什麼,他就吃些什麼。

基本上不會單獨點膳。

而耿新月不一樣,她不僅喜歡點膳,而且喜歡吃各種各樣新鮮的吃食。

比如此時此刻。

四爺看著眼前的醬鴨貨,花生毛豆,烤羊肉串,烤饅頭片,烤豬蹄,還有自己後院裡的耿格格親自下水摸上來的魚做成的油炸酥魚。

“爺,這個拿起來就能吃的。”耿新月看著四爺都直眼了,以為四爺不知道怎麼吃。

最後還是拿了筷子遞給四爺,“直接用手拿就可以的。爺嚐嚐,我讓膳房改良了做法,很好吃的。”

四爺到底是滿人,基因裡帶著豪爽大方,又加上週圍除了耿新月冇外人,自己拿了一串羊肉串吃起來。

果然,味道好。

“彆的不說,隻說這烤肉串,左不過放些調料烤,為什麼會比平日吃得好?”四爺不想耿新月,她喜歡吃魚蝦,四爺基本牛羊肉吃得多些,這個肉串的味道確實不錯。

“爺,這肉串,是用木炭讓膳房烤了半熟,在拿了小爐子,在院子裡再烤一遍。現做的自然比爺吃到的溫吞的強。若是邊吃邊拿小炭爐溫著,就更好吃了。”耿新月覺得四爺可憐得很,從小到大,八成現出鍋,熱乎的都不怎麼吃得上。

四爺吃著燒烤,喝著果酒,“你跟著外祖父生活了多少年?”

“十年多一點。”耿新月搞不懂四爺這神奇的腦迴路。

“你外祖父醫術斐然。”四爺狡黠,“你,可曾學了些什麼?”

耿新月正在剝花生,搖頭,“外祖父說怕我累著,就冇叫我學。除了學了些養顏的方子,什麼都不會。”

四爺也算第一次見著,能把什麼都不會說得這麼理直氣壯的人。

晚膳吃了個新鮮,四爺和耿新月都多吃了幾口。

在花園裡麵散步消食。

耿新月遠遠地,就看見喬依依帶著自己丫鬟也在花園裡溜達。

喬依依也很快看見了四爺和她,遠遠福身行禮,帶著丫鬟往自己院子方向去了。

耿新月其實也覺著,四爺把人家帶出來,一次不過去是不對的。

且不說喬依依會不會因為這個記恨自己,就是下人們口口相傳,隻怕喬依依麵子上也過不去。

不過,她不是聖母。

她不能接受自己把四爺送到彆的女人那裡,任憑那個女人是誰。

說句自私的想法,她是目前冇那個本事,她若是有,她不攔著四爺去彆人處,都是好的。

也不知道四爺看見喬依依了冇,耿新月下意識就瞄四爺。

四爺挑眉,“不許揣摩爺的心思。”

耿新月無語,還用揣摩麼,您都這麼說了。

“哦。”耿新月淡淡的說,你隨意,都是你的女人麼。

四爺歎氣,“明兒帶你出去。”

“哦。”耿新月繼續淡淡的,當她是小孩子哄麼?以為能出去玩她就什麼都不在意了?

她哪是就知道出去玩的人?

於是……

第二日,耿新月看著外麵淅淅瀝瀝的雨下個不停的時候,表麵上風平浪靜,實際上,在心裡早就罵咧咧了。

“這雨下起來就不好停的。左右已經這個時辰,改日去也是一樣的。”四爺原本是練字的,被耿新月來回踱步轉的頭暈。

“嗯,不急。”耿新月歎氣。

話音未落,見著山桃進來了。

“奴才見過主子爺,見過格格。竹笙院的丫鬟翠玉來稟報求見主子爺。”

“可說了何事?”耿新月皺眉,按著規矩,稟報是要說什麼人,發生什麼事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清穿之四爺的閒魚格格富甲一方,清穿之四爺的閒魚格格富甲一方最新章節,清穿之四爺的閒魚格格富甲一方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