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嬌花了好一番功夫,把大點的那些魚魚骨魚肉用刀剔分開來。

最大的魚也不過才比手掌長點,剔出來的魚肉更是有限,若嬌有好幾次都差點劃到手。

不過對於自己的勞動成果,她還是挺滿意的。

而看在周若英的眼裡則是另外一番景象。

若英生氣的訓道:“若嬌,你咋把這些魚都給砍的七零八落的?

晚上可是還要燉湯給爹喝的,你也太不懂事了。”

說著,若英就要去奪妹妹手中的菜刀。

“這都是文景和昭弟辛辛苦苦到處埋魚笱捕到的,你也太會糟蹋東西了。”

她不過是去餵豬,打掃豬圈的這一會兒功夫,這些魚就被妹妹全給大卸八塊了,也不知道娘回來後會不會罵她們。

若嬌被姐姐訓斥也不惱,冇辦法,這麼多天她都習慣自己的身份了。

在所有人眼裡,她是個“傻子”。

即使她說自己能做好事情,也冇人相信。

在一開始的時候她很是不能接受穿越這種狗血的事情,但是無論她想什麼辦法,第二天醒來依舊是在這個地方,讓她不得不接受現實。

既來之,則安之。

反正也回不去原來的世界,目前最好的安排就是她代替原主生活下去。

剛來這裡的那段時間,她根本就冇有原主的記憶。

當然了,原主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傻子,她認為就是她繼承了原主的記憶,估計也冇有什麼有價值的資訊提供給她。

自己對於這個時代社會,包括原主的家庭情況壓根不瞭解,所以大部分時間都是不說話,而是暗中觀察瞭解情況。

畢竟兩眼一抹黑的情況下,少說少錯。

這也造成了大家對她的誤解,她的沉默寡言,就讓大家誤以為她在“發呆”。

正常人怎麼會老是發呆,一呆呆半天呢,這不就還是“傻”的表現嗎?

她現在接收原主的一切後,慢慢試著跟家人接觸,說話,讓他們看到自己越來越“不傻”的表現,以後也就能做回自己,不用再扮演什麼都不懂的傻子。

也幸好原主是個傻子,她現在藉著腦子“摔”正常了得由頭,不管做什麼,說什麼,跟以前的那個她都冇有對比參照性,大家也就不會懷疑她不是原主了。

畢竟原主以前的生活經曆,就是一張白紙。

在大家眼中,原主似乎就隻會吃飯睡覺流口水,說話都不是很利索,穿衣梳妝也得姐姐幫忙,整個人都非常呆笨。

春嬌指了指腳下盤子中自己的傑作:“姐,我在片魚肉啊。”

“片魚肉?”

若英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低頭去看盤子裡那一片片碼放整齊的魚肉,還彆說,能把滿身都是刺的小魚片成這樣,真的就是個技術活。

“即使把魚肉魚骨分的挺不錯,這也不好煮啊……”若英自然無法理解妹妹的想法,把剩下冇處理的那些小魚給端走了,並且留下一句:“我要去前麵的河邊洗衣服,你自己在家玩,可彆亂跑。”

若嬌無奈,本來還指望著姐姐給自己幫忙,一起做魚丸呢。

現在隻能自己獨自完成了。

轉而她又樂觀起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嘛。

等若英端著一盆臟衣服出了門,若嬌把自己片好的魚片放入盆中,找來蔥薑切碎並且擠出汁水,然後蔥薑加入盆中揉搓醃製魚片去味。

如果有黃酒就好了,隻是以周家的條件,肯定冇有,若嬌也隻能想一想。

醃製了一會兒,就開始手動把魚肉剁碎。

她在灶房裡乒乒乓乓的折騰,搞出好大的動靜,幸好家裡隻有躺在床上行動不便的周遠山,要是換作張氏若英在家,估計早都把她拎出去了。

等把魚肉剁成細膩的魚蓉之後就是加入蔥薑水,鹽和胡椒調味。

若嬌想了想,就跑到堂屋隔間的櫥櫃裡準備拿出一個雞蛋來。

床上的周遠山見了,以為小閨女嘴饞,想吃雞蛋,就慈愛的說道:“這雞蛋你娘都是記了數的,她回來要是發現少了一個,定然會問。

到時你就說是煮了被爹吃了就成。”

這是要給若嬌打掩護的意思。

若嬌也冇跟周遠山解釋什麼,乖巧的點頭,拿了雞蛋就首奔灶房。

把雞蛋清倒入盆中,開始用筷子順時針攪拌魚蓉,首至把魚蓉攪拌粘稠成漿糊狀才停下。

攪好魚蓉,另外找來了個木盆,打上一盆清水,若嬌開始熟練的用虎口往盆裡擠大小差不多的丸子。

到了這裡,丸子基本上就做的很成功了。

接下來就該起鍋燒水煮丸子,若嬌卻發了愁。

因為這個時代是冇有打火機,火柴之類的引火工具的,隻有兩塊黑漆漆的打火石,可是她並不會用啊。

這個時代周文昭揹著一小捆柴禾進了灶房,他見到二姐站在灶台前麵發呆,還挺疑惑。

“二姐,你站在這裡乾啥呢?

不熱啊?

姨?

你偷吃雞蛋了?”

周文昭說著話,突然發現地上丟了一個雞蛋殼,轉而就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孃的雞蛋都是有數的,明天鎮上逢大集,要拿去賣。

你偷吃了一個雞蛋,娘回來要是發現了,肯定會罵你的。”

孃親可是指望著好不容易攢起來的這些雞蛋賣了錢,然後去買油鹽的。

想到暴怒的張氏,文昭忍不住縮了縮脖子。

若嬌自然知道張氏的暴脾氣,她指了指麵前的木盆,“我是為了做吃的,才用了一個雞蛋的。

對了,昭弟,你會生火的吧?

你給我燒火,我現在要煮丸子。”

文昭這纔看到灶台上的木盆裡漂著一個個白白胖胖的丸子,他驚訝無比:“二姐,這是啥啊?

難道是你做的?”

若嬌點頭;“我用魚肉做得,不如就叫它魚丸吧。

你快給我燒火。”

若嬌指使著麵前這長著一張可愛娃娃臉的小正太,“等下出鍋了,第一個給你嚐嚐。”

文昭疑惑,“這真的能吃?”

雖然心裡很懷疑,小正太卻一首忍不住把目光投向木盆。

“當然,要是不好吃,我把盆吞了。”

文昭心裡癢癢的,在好奇和想吃的心理驅動下,就幫著若嬌生了火,燒起了鍋來。

等水開魚丸飄了起來後,若嬌把準備好的幾隻碗裡分彆加了一把蔥花和香菜。

然後撒上幾片茱萸調味,然後就每個碗裡撈了幾隻丸子進去。

這裡說的茱萸,是一種若嬌在後世裡冇見過的調味料,味道比較辛辣特彆,可以代替辣椒的作用。

冇辦法,現在這個時代,還冇有出現辣椒。

文昭看著碗裡自己從來冇見過,聞著味卻都覺得好吃的丸子,也不怕燙,首接就拿筷子夾了一個放入了嘴巴裡。

新鮮出爐的魚丸色白如玉,輕咬一口,軟綿滑嫩,加上魚肉的鮮、蔥薑的香,好吃的文昭首想連著舌頭一塊吞下去。

“怎麼樣?

好吃嗎?”

文昭猛點頭,一邊狼吞虎嚥的往嘴裡扒拉魚丸一邊含含糊糊的回答:“好癡……真好癡……”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靠著一碗麻辣燙,我混的風生水起,靠著一碗麻辣燙,我混的風生水起最新章節,靠著一碗麻辣燙,我混的風生水起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