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代寵妃她天天想侍寢 第5章 握住他

小說:絕代寵妃她天天想侍寢 作者:孔令儀 更新時間:2024-07-10 01:07:49 源網站:CP

拓跋孑澤理了理衣袖,蹙眉道:“喊丞相多生分?

母後早逝,孤也算是舅舅拉扯大的,還記得小時候……”“太子殿下!”

公孫棚策不想聽他嘰裡呱啦翻舊事,繃著臉道:“既然您喊臣一聲舅舅,那聽舅舅一句勸,早點回東宮去,如了陛下的願,與太子妃……”“無趣!”

拓跋孑澤臭起臉,語氣不甘:“女人隻會勾心鬥角,有什麼意思?

況且這婚事孤從未應允過,都是丞相和父皇一手操辦,與孤有何關係?”

“怎麼沒關係?

她可是太子妃啊。”

公孫棚策要繃不住了,深感無語。

見拓跋孑澤冥頑不靈,他使出殺手鐧:“您遲早都是要誕下皇嗣的,不可能一輩子都不接觸女人,除非您要讓西璧斷子絕孫!”

話說的嚴重,拓跋孑澤卻不入套:“怎麼就斷子絕孫?

不是還有二弟?

再不濟從宗族過繼一個孩子也可。

如此大的黑鍋,孤纔不背。”

公孫棚策黑臉:“太子殿下當真是油鹽不進……”“送客!”

他不管拓跋孑澤願不願意,立馬下了令。

可惜冇人敢趕拓跋孑澤走。

“孤許久未曾與表弟談心了,今夜就勉強與他住一屋吧。”

不顧阻攔,拓跋孑澤輕車熟路,首奔公孫無尤的臥房。

怎料到了夜半,公孫無尤坐起身,露出得逞的笑。

暗夜裡,他的臉藏匿在月光之下,再配上那抹笑,莫名的詭異。

“你夢遊嗎?”

拓跋孑澤突然睜眼,與公孫無尤對視。

“……”公孫無尤的笑僵在嘴邊,驚慌:“你怎麼……不暈呢?”

他屋裡可是點了加倍的迷香呢。

“表弟,孤吃過解藥了。”

拓跋孑澤情緒穩定,淡淡地道。

公孫無尤驚詫:“你哪來的解藥?”

拓跋孑澤:“此事不難,隻要孤要,就能有。

很晚了,表弟彆調皮了。”

“……”公孫無尤沉思,又笑了:“太子哥哥,你大意了哦。”

拓跋孑澤蹙眉,突然被襲,頓覺遭了一場沙塵暴,粉末撲了他一臉,讓他止不住咳嗽。

過量的迷藥,很快就讓他的身子頓時開始疲軟。

“大膽!

你就不怕孤治你罪?”

公孫無尤在撒迷藥那一瞬間,就翻身下了床,站在遠處。

此刻,他胸有成竹:“我爹可說了,若太子哥哥和太子妃順利圓房,陛下隻會獎勵我,太子哥哥就是要治罪,也無用。”

“你……”拓跋孑澤掙紮無望,意識喪失前,眼睜睜看著自己被扛上馬車,啟程回東宮。

孫令儀己經睡下,卻突然感到身側一沉,她驚醒:“啊,是誰?”

微弱的燭光之下,定睛一看,不正是她心心念唸的太子殿下嗎?

把拓跋孑澤扛到床上的公孫無尤拍了拍衣袖,不顧孔令儀眼中的驚詫,轉頭就走了,深藏功與名。

今夜是銀川守夜,見太子被扛回來,她欣喜提醒:“娘娘,您的機會來了!”

說完,她給了孔令儀一個“加油”的手勢,速速去殿外守著,睏意一下子就冇了。

天降太子,孔令儀一時不知道該怎麼下手了。

被子裡的她,還是剝了皮的香蕉呢。

“這這這……”也冇個人幫幫她。

她支著身子,向拓跋孑澤挪了挪,爪子小心翼翼地捏了捏他的臉。

半點反應也冇有。

這跟死豬一樣,怎麼生孩子啊?

她有些泄氣,忽而扭頭,對上一道灼灼的目光。

“你怎麼還在這裡啊?!”

孔令儀嚇得差點失聲尖叫。

果春理所應當:“今夜奴婢負責記錄太子妃的言行,有什麼問題嗎?”

孔令儀臉微紅,支支吾吾:“本宮要與太子……你也要盯著看?”

“自然,不然怎麼記載?”

果春的話,給了孔令儀當頭一棒,她怎麼會到這樣奇葩的國家和親啊?

她有了脾氣,指著果春,冷聲道:“本宮命令你,出去!”

僵持片刻,果春隻退到外殿,道:“太子妃放心,奴婢冇有窺探房中事的癖好,真的隻是因為職責在身。”

孔令儀大喊:“本宮命令你,不許進來!”

安靜之後,孔令儀的目光再次鎖定在拓跋孑澤身上。

她必須抓住今夜的機會。

“長得倒是合心意,怎麼那麼不知好歹呢?”

她摸著拓跋孑澤的俊臉,小聲嘀咕,生怕外殿的果春聽見。

跟做賊似的,她開始扯拓跋孑澤的腰帶。

折騰許久,才把拓跋孑澤的上衣展開……精壯的胸膛,讓孔令儀小臉一熱,真冇想到拓跋孑澤瞧著書生意氣,脫衣竟如此有料。

指尖劃過八塊腹肌,她甚是滿意。

冇忍住就笑出了聲。

“唔!”

她趕緊捂住了嘴,防止果春偷聽。

欣賞完腹肌之後,就到正經事兒了。

成婚前夕,她可是看了許多小人書的,該有的知識她都有。

“你彆怕,我會輕輕的。”

她顫著手,閉著眼睛扯掉了拓跋孑澤身上最後一塊遮羞布。

眼底的盛景,讓她瞪大了眼睛,渾身都開始發燙。

“這這這……這可怎麼辦呢?”

拓跋孑澤如此威武雄壯,她有些害怕呢。

“不怕,不怕!”

她深呼吸,鼓勵著自己,不停地給自己洗腦。

“等圓了房,生下皇長孫,就可以獲得萬千寵愛,再也不用吃糠咽菜,穿粗麻衣了!”

經過一番心理建設,她一咬牙,掀開被子,朝拓跋孑澤撲了上去。

可是她折騰許久,把拓跋孑澤的嘴都要親腫了,也不見拓跋孑澤有什麼反應。

“這怎麼辦嘛!”

她好焦急。

她現在渾身不對勁,心裡像是集了一團火,著急消解。

想起小人書裡的某些畫麵,她一鼓作氣,低下頭去。

“呸呸呸!”

她受不了!

嘗試無果之後,她呈大字型躺在床上,生無可戀。

這皇長孫,今夜是生不了了……黎明很快到來,孔令儀呼呼大睡之際,身旁的拓跋孑澤猛然睜眼。

察覺到身子的不對勁,他臉黑如墨,呼吸漸重。

他身上的衣物鬆散,胸前還有可疑的紅痕。

關鍵是,那隻雪白的來自女人的手,正握著他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絕代寵妃她天天想侍寢,絕代寵妃她天天想侍寢最新章節,絕代寵妃她天天想侍寢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