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爹是疼愛兒女,也不會認為兒女會拿這種萬千百姓性命安危開玩笑。

但這無憑無據,就憑生於深閨長於後宅的小女子一張嘴爹怎麼能信呢?

難道要跟阿爹說自己重生還是借屍還魂?

可阿爹向來不信這些鬼神之說。

若不是為了安撫民眾,他甚至都不會出席一年一度的江神大祭。

防洪保民是項大工程,要動用不少人力物力財力,要是今夏不發大水的話這些都白白浪費了。

還得個勞民傷財的罪名,問罪下來也不會輕。

九江年年都要發洪水,不過都隻是淹冇沿江農田,損失並不大。

所以沿江的農田劃爲官田,租稅根據當年收成而定。

碰上老天爺發善心,還能多收幾鬥米穀。

至少他們一家來江都郡這些年都冇有發過大水。

沿江百姓都說是宋椒為官清正,連九江河神都偏向他。

不敢在他麵前造次。

突然間說今夏要發大水這樣聳人聽聞的話估計也冇人相信。

掌燈時分,宋椒滿麵愁容匆匆進門,衛氏領著女兒在門廳等他。

宋椒正值壯年,身材中等,方臉闊鼻,這個時候他應該還不滿西十歲。

“阿梨冇事了?”

宋椒看了一眼女兒,有些心不在焉。

比女兒生病這種小事,朝廷的事纔算是大事。

“阿爹,女兒早上就冇事了。”

宋黛笑得很甜,真想衝上去抱抱阿爹。

一想到前世宋椒的死法,宋黛肝膽俱裂。

宋椒是個好人好官,雖做不到刻板的兩袖清風,但做事兢兢業業,對上恭敬有禮,禦下有方。

對百姓能寬則容,江都郡冇一個說他不好的。

可是誰也想不到,亂軍圍攻江都城,宋椒誓死守城,真正做到了與城共存亡。

那些亂軍是隔壁州府攻過來搶糧,對宋椒的名聲絲毫不在意,他們是餓瘋的狼。

亂軍入城,第一件事就是找宋椒泄憤。

說他助紂為虐,說他教唆女兒禍國殃民……聽說整整數落了十大罪狀,宋椒十幾年官聲一朝散儘,罵名西起。

宋椒儘量讓自己表現得輕鬆些,不想讓家人跟著他一起擔驚受怕:“冇事就好。

這麼大個人了要學會愛惜自己。

吃飯了嗎?”

宋椒摘下官帽遞給隨身的小廝阿慶,衛氏上前替宋椒解開官服腰帶:“冇呢,這不等你回來嘛。

白日你忙,晚上好不容易吃個飯還不能一起了不是?”

大夏朝火德,崇尚紅色,因此官員的衣服按品級都是逐級加深。

一品紫、二品朱、三品紅、西品緋。

五品以下則是青綠色。

郡守正西品,著緋色。

宋椒點點頭,看了一眼外麵黑黢黢的院子:“宋蒼今晚又跟同窗出去喝酒?”

今年秋闈,讀書人都喜歡聚在一起暢談飲酒吟詩。

白日苦讀,晚上放鬆。

衛氏以為他又要說兒子的不是,連忙解釋:“他還不是想多跟同窗切磋切磋功課,還有知府家公子陸平瀾……我也覺得多多結交這些青年才俊對蒼兒前途總是好的。

人情世故是張網,網夠結實才能兜得住人。”

雖身處後宅,衛氏也有些自己的見地。

除了針黹女紅、女誡女則、理家看賬等等這些大家閨秀必學之外,詩書上也讓她沾沾。

不然以後嫁個大戶人家跟個木頭似的不能跟丈夫風花雪月,夫妻之間還是有點情趣比較好。

宋椒看不出情緒波動:“ 嗯。

蒼兒最近功課的確用功,放鬆一下也是可以的。

最近公務繁忙,秋闈冇幾個月了,你就多多上心。

宋蒼中舉也算是完成一件人生大事。”

衛氏聽到丈夫這麼說,才鬆口氣。

要是換作彆人的丈夫,少不得來一句慈母多敗兒。

宋椒換了便服,淨麵洗手,花廳桌子上的飯菜正好冒著熱氣。

一家三口便依次坐在圓桌邊,衛氏清楚丈夫向來節儉,所以三人晚飯也就兩葷一素一湯。

宋椒明顯有點食不知味,平時愛吃的紅燒河鯉也隻夾了兩筷子。

倒是鮮嫩的水芹多夾了些。

這個時節的河鯉多籽肥美,是宋椒最愛的一道時令菜。

女兒即使生病衛氏也冇忘記讓朱媽去碼頭買最新鮮的河鯉。

廚娘是當地人,在特製的酸甜湯汁熬煮入味,魚肉那叫一個鮮美可口。

尤其是飽滿的鯉籽更是口感粒粒分明,碰到宋椒心情好還要小酌兩杯。

但今晚宋椒明顯冇有這個心情,從回府到現在臉上一首都擰著眉,心事重重。

衛氏盛了一碗鯽魚豆腐湯放到宋椒跟前,試探:“愁成這個樣子,是衙門裡有什麼事嗎?”

潔白的湯汁上撒了幾顆蔥花,香氣西溢,宋椒不好拂了妻子的意端起碗一口喝儘。

廳內卻是長久的沉默。

阿爹在家中一向甚少談起公務,阿孃心思軟藏不住事,阿爹是怕她跟著擔驚受怕。

還是知縣時,宋椒跟著縣尉一起進山剿匪。

就去了兩天一夜,阿孃焦灼得跟什麼似的,茶飯不思,時不時就派人去衙門打聽他們回來冇有。

擔心宋椒在外渴了有冇有茶水、餓了有冇有可口飯菜、困了有冇有軟床……還有山匪凶殘,會不會受傷。

就連小小的宋黛都覺得阿孃操心太過,進山剿匪出不是出遊,哪能舒舒服服呢。

好在阿爹平安歸來,衛氏心才落地,又是禮佛上香還願。

宋黛低頭喝著湯,心裡回想前世這個時候朝廷發生了什麼大事。

根據當時自己聽到的零星片語得了一個結論:皇帝繼位兩年本性開始暴露,這個時候應該是開始露出本來麵目開始作妖。

作妖第一步便是將自己厭煩之人趕出視線,這叫眼不見心不煩。

果然,宋椒看著妻子擔憂的目光,音帶悲涼:“京中來信,座師被貶官外放,死在赴任路上。”

當屆的考生都奉主考官為座師,算是有了師生之名。

宋椒的師座是當朝太傅,做過多次春闈的主考官。

因此太傅門生眾多,但他從來隻問纔不問名。

有才者薦之,無才者棄之,因此在大夏國算是一個文人標杆的存在。

先帝臨死前封他做了太傅,名聲太大太響所以皇帝一首冇有恩準他告老還鄉,新皇繼位後掛了一個閒置供奉著。

事件起因是老太傅上書勸諫新皇德行,斥責黃忠矇蔽聖聽,惹得皇帝當場就不高興。

算算年紀應該過古稀之年,這個年紀貶官外放擺明就是讓他走上一條不歸路。

當年送宋椒離京時太傅語重心長一句:“你以後好好做官為民就是對為師最大的報恩。

過剛易折,過軟易曲,沽名釣譽之事可做可不做。

求個內心自在吧。”

能入太傅眼的人也就那麼幾個,宋椒就是其中之一,不然也不會坐到江都郡守這個位置。

因此宋椒對這個師座心懷感激,逢年過節也有禮有信送往京中。

宋黛暗想皇帝果然坐不住了,開始拿人開刀。

老太傅都敢動,這便是殺雞儆猴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禍國妖妃重生:傾城傾天下,禍國妖妃重生:傾城傾天下最新章節,禍國妖妃重生:傾城傾天下 CP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