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這句話的時候,白心柔那張白皙的臉上,掛著令人羨慕的幸福和一絲微不可查的炫耀。

大家都是女人。

麵對這種事情的時候,難免就會有嫉妒心。

兩個小姑娘心裡很不是滋味,暗戳戳道:“這可不一定,白小姐,你可不能對男人太放心,更何況還是總裁這麼優秀的男人。就算總裁對您好,但架不住外麵的女人自甘墮落,主動貼上去。”

聞言,白心柔臉上的表情有了一絲鬆動。

這兩個小姑娘說的也不完全錯。

男人還是不能太相信了。

她從自己手腕上取下一串手鍊,又把脖子上的項鍊取下來,分明放進兩人的手掌心裡。

“這是我的一點心意,以後你們有任何訊息記得馬上告訴我。”

兩人看著手裡精緻的奢侈品首飾,眼神都澄亮了。

“是是是,白小姐,以後我們一定事無钜細地都告訴您!總裁夫人的位置一定是您的。”

聽了這話,白心柔這才高興地離開,直奔總裁辦公室而去。

她倒要看看,敢肖想她的男人,是何方神聖?

此時-

蘇眠站在總裁辦公室門口,看著麵前半開的大門,深呼吸一口氣。

“蘇總這是想站在門外,一直偷窺我嗎?”

這時,一道低沉沙啞的聲音傳來。

蘇眠一頓,臉刷地紅了。

她頗為懊惱地推開門,一張精妙絕倫的臉出現在她的眼前。

“冇想到付總竟然這麼幽默?”

蘇眠笑眯眯地走進去,笑容可掬。

她的內心忍不住腹誹,這傢夥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毒舌了?

行,她暫時忍了忍,等她讓他重新愛上她的時候,再找他算賬。

“幽默?”

付寒之放下手裡的簽字筆,抬頭看著站在辦公桌前的女人。

攸地眼底閃過一抹驚豔。

這個女人穿的這麼花枝招展,還說對他冇有彆的企圖?

他背往後一靠,修長的手指敲著桌麵,一副慵懶舒適的姿態。

“蘇總獨具慧眼,這纔是第一次有人把幽默這兩個字用在我的身上。”

蘇眠磨了磨牙,還跟她裝上了???

“付總,今天我來找您,是有個問題想要請教您。”

“請說。”

付寒之盯著她那張明媚的小臉,目光遊走,最後落在她紅豔的唇上,停留了幾秒,最後落在她裸露在外的肩膀上,眉頭幾不可聞的一皺。

“付總,不知道您知不知道這些照片?”

蘇眠從包包裡拿出幾張高清照片出來,每一張都是他和一個女人的合照,隻是湊巧的是,每一張都是他的側臉。

不對,這些照片是合成的。

付寒之眉頭輕輕一挑,抬起頭來。

“蘇眠,你知道那些想挑釁我底線的人,最後都是什麼下場嗎?”

他的表情冷酷,眸光犀利,給人不怒自威的氣勢和壓迫感。

蘇眠心頭一跳,知道自己惹到他生氣,但這件事她不後悔這麼做。

她眨了眨那雙小鹿一般的眼睛,歪著腦袋道:“對不起付總,我冇有想挑釁你的意思,隻是有些疑惑,為什麼你的過去需要合成,難道……”

“女人,你過界了!”

付寒之蹭地一下起身,動作幅度太大,以至於差點掀翻了身下的真皮座椅。

“誰給你的膽子調查我?”

原本以為她會被自己的眼神製止,但蘇眠卻偏要說下去。

“是嗎?我隻是想要找回我的丈夫。”

蘇眠看著他的眼睛,一臉平靜堅定。

“我不是你要找的人。”

“呃……”

付寒之忽然用手撐著額頭,一臉痛苦模樣,就連飽滿的額頭上都滲出了冷汗。

“付寒之,你怎麼了?”

蘇眠擔心地上前,一把將他扶住。

“寒之哥哥,你怎麼了?”

正在這時,一道嬌滴滴的聲音傳來,蘇眠還不及反應,身體忽然被一股力道往旁邊一撞,差點摔倒。

她連忙抓著辦公桌的桌角,穩住身體纔不至於摔倒。

她驚出一身冷汗,另外一隻手下意識捂住肚子。

還好冇事,剛纔差點……

付寒之也驚住了,看著蘇眠被推開,下意識往前走了一步。

眼看她冇事,這才鬆了一口氣。

但……他怎麼會擔心這個女人?

白心柔見他臉色蒼白,顯然是很不舒服的樣子,竟然還看著這個女人,頓時心裡十分不爽。

“蘇總,我們就不留你了,寒之哥哥身體不舒服,請你離開。”

白心柔扶著付寒之的手臂,看向蘇眠的眼睛裡充滿了濃濃的敵意。

蘇眠卻低垂著眸子,怔怔望著他們攙扶著的手臂,巴掌大的小臉蒼白。

她彷彿冇有聽到白心柔趕人的話,抬起頭來,那雙清透的眼眸蒙上了一層灰濛濛的霧氣。

“付寒之,你和她要訂婚了?是真的嗎?”

她忽然想起剛纔在電梯裡聽到的那兩個員工的八卦。

她以為,那隻是謠言。

可眼前兩人親密的姿態,讓她的呼吸都窒息了,疼得難受。

她就這麼倔強地撐著脖子,眼神直勾勾地跟他對視著,長而細軟的睫毛沾著淚珠,看著他的目光很奇怪。

他們明明是才認識幾天的人,卻又好像他們是密不可分的戀人。

付寒之鬱悶地揉了揉心口。

見鬼!

為什麼這個女人的眼淚會讓他如此難受?

“等我訂婚的那天,一定給蘇總送一張請帖。”他的喉結滾動,情緒不明地開口。

“好。”

蘇眠嘲諷地掀起唇角,“那我就等著付總的好訊息,剛纔失禮了。”

說完,她的小臉徹底垮下來,拿起包包,轉身朝著門外走去。

“砰”地一聲,她憤怒地將房門關上,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關門聲,就連地板都隨之抖了抖。

白心柔氣惱道:“寒之哥哥,你看你看……這個女人簡直無法無天,她是誰呀?怎麼在你麵前也敢這麼囂張?”

她小心翼翼地打量著他,剛纔兩人對視的眼神讓她心裡很不安。

一種無形的羈絆繚繞在他們兩個人的身上,就好像他們纔是一對,而她像個局外人。

“她是陸氏集團總裁,剛纔過來跟我談合作的。”

付寒之揉了揉太陽穴,不漏痕跡地將白心柔的手推開,重新在椅子上坐了下來。

“……”

白心柔一噎。

她想趁著這個機會,好好跟他親近親近,培養感情,可現在他又是這副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態度。

“你還有事嗎?”

付寒之抬起頭來,見她還站在旁邊,眉心一沉。

白心柔咬了咬牙,不甘不願道:“那我先走了,你真的冇事嗎?”

“走吧,我要工作了。”

付寒之冷漠開口,絲毫冇覺得這樣的態度會傷到女孩的心。

白心柔心裡委屈極了,但想到母親對她的叮囑,“我們做女人的,要足夠懂事,要知道體貼男人,男人纔會離不開你。”

她將小脾氣忍了下來,討好地笑道:“那我走了,你彆太辛苦了,我會心疼的。”

“嗯。”

可可惜,她笑意溫柔的笑容冇能換來男人一個溫柔的回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凡依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重生夫人又和陸爺秀恩愛了在線閱讀,重生夫人又和陸爺秀恩愛了在線閱讀最新章節,重生夫人又和陸爺秀恩愛了在線閱讀 做客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